hi 欢迎光临中国邮票回收网
15210093958微信同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像章回收 >

像章收藏爱好者,陈德25年毛主席像章收藏10万枚

2019-11-22 作者:-1    已有 人查看
他收藏的毛主席像章已经达到10万枚,品种6万余种;25年前,他就开始收集毛主席像章;他说,他收藏的不仅是毛主席像章本身,更是一段中国现代史的篇章;他用6年时间完成长达40万字的毛主席像章文化研究著作;他是国内收藏毛主席像章最多的人。
 
收藏像章十万枚
 
陈德,丹东凤城市工商局的一名普通干部,利用业余时间专门收藏毛主席的像章,历时,收藏数达10万余枚,品种6万多种,创造了中国收藏毛主席像章的一个纪录。记者在由他创建的大连金石滩“毛泽东像章陈列馆”内,对他进行了专访。
 
红色年代下的红色收藏
 
陈德先生1965年1月出生于辽宁宽甸一个军人家庭,他的童年是在“全国山河一片红”的背景下度过的,儿时的陈德不经世事,但对“革命”的童年却记忆犹新:头戴红军帽、帽檐上别着一枚闪闪的红星,脖间系一条红领巾,衣领上缀着红肩章,腰肩缠着红腰带,手捧红宝书,嘴里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那样一个精神狂热的年代里,小陈德的童年也被打下了浓重的红色烙印。他仍然记得,在大喇叭里播音员带着哭腔播出毛泽东逝世的消息时,胸前别着爸爸送给自己的毛主席像章(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是他“收藏”的第一枚毛主席像章吧),小陈德感觉 “天都要塌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沉重感在幼小的心灵里迅速弥漫。
 
1981年,陈德上高一。当时他们县城号召尽量回收毛主席像章,当爸爸把墙上的大镜框摘下,准备取出里面的毛主席像章上交时,陈德急了。他恳请爸爸一定要把毛主席像章留下做纪念,可爸爸还是将大部分半成品像章上交,只留下一些当时看来“好的像章”藏在家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陈德开始了毛主席像章的收藏,而且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今天。
毛主席像章回收
从形式收藏到内涵收藏 像章像魔法石一样 让他欲罢不能
 
其实,陈德开始对毛主席像章的收藏,并不是完全出于对毛泽东同志的无限崇拜之情。陈德对收藏的钟情是自小就有的,从火柴盒到烟盒到邮票,凡是能收藏的具有一定观赏价值的物件都是他收藏的对象。在那样一个书籍奇缺、知识贫乏、信息单一的年代,这些小收藏,给幼小的陈德以心灵的慰藉和充实,那些图案和造型,也给陈德以最初的艺术启蒙,直到有一天,当他处于蒙昧阶段的艺术渴求不断增强,并恰巧遭遇了在当时来看或许最具有艺术品位的毛主席像章时,他对毛主席像章的收藏似乎就成了一种必然了。
 
“文革”期间,毛主席像章的生产制作是空前鼎盛,中国曾经生产了40亿枚毛主席像章,这些数量惊人的毛主席像章,造型各异,工艺考究,原料不同,大小不一,遍布祖国大江南北,为陈德的收藏带来了巨大的喜悦和无限的可能。
 
在研究毛主席像章背景的时候,他从原来对毛泽东远远地仰望和盲目的崇拜,到一点点了解毛泽东在中国现代军事、政治、文化、诗词领域里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像章收藏得越多,未知的领域似乎也越多。
 
一枚枚小小的毛主席像章,就像一条回溯历史的路标,牵着他走回被历史尘封的中国。通过对毛泽东人生各个阶段的像章的收藏和研究,中国现代史的一段画卷也在他面前赫然摊开,令他欲罢不能,渐入佳境。
 
痴迷中一次次不懈寻找 像章收藏可遇却不可求
 
1984年,陈德考入凤城工商局工作,有了自己的收入后,陈德对毛主席像章收藏已经越发痴迷。
 
他决定结束走街串巷、到动迁地带、旧物市场淘宝的收藏方式,通过朋友的朋友,亲戚的亲戚,同学的同学四处撒网,先是在岫岩、宽甸、东港等地设点收购,后来一一在全国各地铺开,收集毛主席像章。
 
最开始收藏像章非常廉价,且根据材质以重量计算。铝制章每斤三块五,铜制章一二十块一斤,陈德省吃俭用,每个月30多块钱的工资基本全部买了毛主席像章。
 
有一次听说新疆一位民间艺人在骆驼骨骼上手工雕刻的一枚像章流传到沈阳,兴奋的陈德连夜赶到沈阳寻宝,到了沈阳才知道宝贝已经被转卖到鞍山,他又立即转道鞍山,没想到到了鞍山,才知道像章又被转卖到辽阳,就这样,这枚像章就像特意在跟他捉迷藏似的,让他的寻觅一波三折,最后费尽周折才把这枚宝贵的像章以800元的价格收购下来。在收藏像章的寻觅之旅中,他踏遍了中国版图上除了新疆和西藏以外的所有地方,还把他的毛主席像章展办到中国香港、泰国以及欧美国家和地区。
 
从1981年至今,陈德已经收藏了10万余枚像章,共计6万多个品种,包含金、银、铜、铁、铝、竹、木、骨雕等35种材质,他收藏的最早的毛主席像章是1946年制造的,而中国第一枚毛主席像章则是1945年制造的,现已被收藏在中国历史博物馆。陈德收藏的毛主席像章中,最大的直径38厘米,最小的只有8毫米,这些像章无论在数量、质量、形式方面来讲,在中国历史上都可以称得上空前绝后。
 
而陈德在一次次寻找收藏的过程中,把每一枚像章都像宝贝似的收藏起来,绝不出卖一枚,他会把每一枚像章清洗干净,每装一层就用丝绸蒙上,装在不同的盒子里,自己家里放不下,就放到亲戚朋友那里代为保管。
 
 
像章结缘像章也生怨
 
毛主席像章为陈德打开了一个独特的世界,他一方面因为像章结下很多奇缘,另一方面,他也因为收藏像章面对过太多的压力。当年在他读电大时,陈德的收藏爱好就开始在同学中间传开了,他对毛主席像章狂热的收集吸引了一个叫童文雅女同学的注意。当时,陈德正为寻找一枚朝鲜战争纪念章(同时也是毛主席像章)而四处搜寻,事有凑巧,童文雅的父亲就是一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1953年随志愿军凯旋,当然拥有这枚纪念章。童文雅得知此事后,主动把自己这枚像章送给了陈德。正是这枚朝鲜战争纪念章,成了见证二人幸福爱情的纽带和信物。恋爱阶段的像章像一块磁石,把两人的爱情点缀得温馨而浪漫。当二人走进现实的婚姻生活后,像章则成了一把扼杀家庭生活的双刃剑。
 
为了收藏像章,陈德倾其所有,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用来购买像章。开始时,为了支持他收藏像章,妻子开了一家药店,所有收入都用来购买毛主席像章了,有了女儿后,他们的生活开支更大了,但陈德的收藏是只进不出的,大量的金钱都被用来购买毛泽东像章了,见不到半点回头钱儿,陈德也舍不得卖掉任何一件藏品,眼看着家里的钱被收藏的像章一点点花光,而痴心收藏的陈德却毫无收手之意,一向支持他的妻子也和他发生了矛盾。陈德告诉记者,有一次,他竟然把药房的流动资金都用上了,以至于药房无法继续运营,终于,在陈德永无休止也永无进账的类似无底洞的像章收藏中,他陷入了资金的窘境,家庭需要日常开支,女儿需要好的教育和营养,最后妻子开的药店被迫关闭。那段时间,陈德经常和妻子激烈争吵,家人也曾一起开家庭会议,建议陈德能否卖掉一些重复的收藏品,但对收藏像章如珍视生命一般的陈德却一枚都舍不得,他的道理很简单:随着时间发展,像章只会越来越稀少,每一枚都弥足珍贵,那就是他的命根子啊!
 
就在像章收藏举步维艰一筹莫展之际,陈德一位多年的好友被他的痴心收藏所打动,这位经商的朋友给了他巨大的资金支持,他告诉陈德:“像章不要卖,这是咱们中国的宝贵文化遗产,钱借给你了,你有了就还我,没有也不用惦记,就当我送给你和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在最困难的时候,陈德见识了友谊的力量,朋友的情谊。
 
李敏、刘思齐 捐送毛主席像章
 
通过像章收藏,陈德还见到了毛泽东的女儿李敏以及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的夫人刘思齐,在见到陈德之前,她们都以为收藏者一定是个历经岁月磨砺的老者,却没想到眼前如此年轻的陈德竟是中国收藏毛主席像章最多的人。
 
为了表示对他收藏事业的支持,两位老人还把自己珍藏多年的毛主席像章从箱底取出,无偿送给陈德留念,给他的像章收藏平添了不少亮色。除了这些熟悉的人,还有很多不熟悉的人被陈德的痴迷收藏所打动,一些老革命者知道这样一位青年在积极收藏像章后,大为惊叹,很多老人慕名前来,把自己的像章交到他手里,而且分文不取。
 
5月3日,在大连金石滩“毛泽东像章陈列馆”采访陈德时,记者不断见到有来自延安、西安等外地的游客对陈德的收藏经历大为赞赏,与他合影留念,互留联系方式,陈德告诉记者,通过收藏毛主席像章,他结识了太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一枚枚小像章,把他和这些人的友谊紧紧连在一起,结下了深厚的情缘。
 
如今,陈德把自己多年的收藏体验和感受,以及对像章文化的研究心得整理出来,历经六年时光,完成了一部长达40万字的《走进那火红的年代》的书,他说,他要把对像章文化和他多年的感受,都一一告诉给众人,与他们分享收藏像章所带给他的巨大喜悦和独特感受。


热点推荐
图片推荐